青岛地铁又现事故,一周前刚被举报违法分包、偷工减料

青岛地铁又现事故,一周前刚被举报违法分包、偷工减料


刘飞云是青岛地铁1号线外部电力管道配套工程施工方负责人,他反复强调:自己修的这段电缆沟在主干道上,一旦被大车压塌又下雨,全路段的人都会被电死。
青岛地铁风波难平。继一周前被人举报违法分包、偷工减料,今天青岛地铁1号线又发生塌陷事故。
 
据青岛地铁官方微信公众号通报:7月4日9时50分许,青岛地铁1号线胜利桥站施工围挡处发生塌陷,直径约10米。塌陷处下方无施工人员,地面施工人员失联一名。现场正在全力以赴组织搜救和抢险。
 
这是青岛地铁在短短40天内的第二次施工事故。上起发生在5月27日,当时青岛地铁4号线一施工路段发生坍塌,造成5名工人死亡。
 
官方并未披露事故的原因。值得关注的是,此番发生塌陷事故的青岛地铁1号线,一周前曾被施工方人员刘飞云举报违法分包、偷工减料。
 
也是这个举报,令青岛地铁的建设单位、配套工程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等,陷入舆论和法律的多重质疑。
 
随着这次事故的发生,青岛地铁不免再次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风波
 
刘飞云接受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采访。他反复强调:自己修的这段电缆沟在主干道上,一旦被大车压塌又下雨,全路段的人都会被电死。
 
刘飞云是青岛地铁1号线外部电力管道配套工程施工方负责人。6月26日,他通过网络举报称,由于施工时偷工减料,该工程的钢筋间距、锚固和混凝土垫层等均存在问题。
 
并且,他所在的“远望”公司,是通过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葛洲坝电力公司”)层层分包,最终成为实际施工方。
 
而“远望”与上级分包公司“顺源达”由于酬金问题引发矛盾,于是刘飞云决定举报。葛洲坝电力公司疑似违规分包、管理不严等问题,也由此浮出水面。
 
如果刘飞云所言属实,为何早知有施工问题,却瞒报多月?又是什么原因使他决心“自我举报”?中国新闻周刊多方了解发现,此事根源或在于混乱的工程“分包”。
 
据央视报道,青岛地铁1号线公司与葛洲坝电力公司的合同文件中提到,承包人拟分包的相关事宜需要经过发包人(即1号线公司)书面审核同意。
 
青岛地铁集团法务部部长王松山指出,葛洲坝电力公司与直接分包公司“永利捷”签订劳务合同之前,并没有经过青岛地铁的同意。
 
但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经过青岛地铁同意的直接分包公司,又通过再转包分包到了“顺源达”手中,“顺源达”又卖给了此番举报人刘飞云的“远望”公司。按照规定,这一行为本身就涉嫌违法。
 
长期负责地铁项目流程的杨姓工程师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分包程序严谨非常重要。“不仅要通知建设单位,还要通知监理单位。因为各相关部门需要备案,并且去核查分包单位是否有资质。”
 
而刘飞云的施工队,是混乱“分包”管理下的漏网之鱼。
 
 
图/央视财经频道新闻
此后,围绕资金问题,“远望”与“顺源达”发生过多次摩擦。
 
加之5月底,青岛地铁4号线发生坍塌事故,其他线路的施工也因此暂停。此外,葛洲坝电力公司也向下级劳务分包单位发出了整改通知。双方的矛盾趋向复杂化。
 
 
图/央视财经频道新闻
而“中间人”索要的高额酬金,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后,刘飞云积极接受媒体采访,举报了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问题——
 
“‘顺源达’是个皮包公司,下面没有员工。”“混凝土垫层、钢筋数量何间距,都没有达到图纸要求。”“原本要求使用焊接工艺的钢筋,实际都使用了绑接工艺,后者受压能力差很多。”
 
此时,刘飞云的“远望”公司刚修完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
 
各执一词
 
上述不难看出,具体干活负责施工的是刘飞云的公司,这又如何牵扯出葛洲坝电力公司?从青岛地铁集团方面的四次通报表述中,可以看出端倪。
 
刘飞云的举报引发关注后,6月27日上午,青岛地铁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称,已成立专项工作组,对媒体报道涉及的问题,展开全面调查。
 
6月28日,青岛地铁明确指出,该项目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公司涉嫌违法分包行为。并且,通过对1.5公里已施工路段的破拆发现,存在钢筋布设疏密不均、混凝土垫层厚薄不均的问题。
 
6月29日,第三次通报则将青岛地铁带上了新闻热搜,网友认为其回应“非常刚”——直接将葛洲坝电力公司“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
 
6月30日的第四则通报,是完整的调查结果和整改措施。青岛地铁连“自己人”也没放过,其1号线总公司经理被责令停职检查。此外,要求葛洲坝电力公司对工程有缺陷部分拆除重建并承担经济损失,还将监理单位一并拉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有业内人士分析,被列入“黑名单”,意味着这家单位将作为重点监管对象,在市场准入、资质资格管理、招标投标方面依法给予限制。“葛洲坝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在青岛乃至山东地区参与招投标承揽相关项目。”
 
面对青岛地铁的“拉黑”和涉嫌违法分包行为的指控,7月1日,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公告称: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但作为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公司存在履约过程管控不严、分包项目质量监测不到位等项目管理不善的问题。
 
建设方青岛地铁与施工方葛洲坝电力公司的说法,显然是各执一词。
 
葛洲坝公告中还称,“针对该事项,公司将采取以下措施:为确保万无一失,按照优质工程标准,将对刚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拆除重建。”
 
质疑
 
地铁安全,没有小事。这次举报事件也引发公众对于民生工程背后诸多问题的思考。
 
近年来,国内许多城市都在大力发展轨道交通,而地铁施工和运行事故时有发生。对于依赖城市轨道交通通勤、出行的市民而言,地铁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对“葛洲坝”的声明和态度表示质疑。南方一家铁集团的高级工程师王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无论谁干活,总包单位葛洲坝都脱不了干系,“它作为乙方单位,是最直接的管理责任者。”
 
同样具有地铁施工资质的某局安质总监小彭(化名)解释道,劳务分包是合同程序上的末端,在葛洲坝电力公司与青岛地铁的此次合作中,施工方只能将项目一次性劳务分包给下级劳务单位,并在队伍进场之前做好摸排、调查工作。
 
多位专家均认为,葛洲坝电力公司不能以不知情为由,用来解释分包过程中的混乱甚至违法问题。
 
“违法分包不是普遍现象,因为性质很严重。别说央企了,就是一个地方小企业现在也不敢违法分包。”在地铁工程项目愈发成熟规范的趋势下,小彭对葛洲坝电力公司出现这样的问题感到难以理解。
 
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葛洲坝集团总部询问分包问题,得到的回应是“没有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电话也不能转接。”
 
责任
 
我国建筑工程实行“五方责任制”,即建设单位、勘察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这五个单位的主题项目负责人对项目终身负责,即在工程设计使用年限内对工程质量承担相应责任。
 
回到刘飞云的相关举报,王工表示,如果施工环节出现问题,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都难辞其咎。小彭也认为,此次青岛地铁被举报事件,公众关注点集中在举报人和葛洲坝电力公司上,却忽视了监理单位的责任。
 
“就算监理单位不知道工程被转包,工程实施粗糙,难道相关技术人员看不出来吗?”小彭反问道。
 
7月4日发生的青岛地铁1号线塌陷事故,是否与上述举报的“偷工减料事件”有关?中国新闻周刊致电青岛地铁集团,工作人员回应称现在不接受采访,一切以官方发布的信息为准。
上一篇:中美媒体嘲笑美政府不懂经济 特朗普真是门外汉?
下一篇:东莞一国家森林公园建别墅 官方:系农村自建房 部分超面积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