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逃离IS的女性:地狱已别,噩梦未完

那些逃离IS的女性:地狱已别,噩梦未完


在伊拉克旷日持久的战争和恐袭中,难民和女性成为了“二次牺牲品”。虽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被剿灭,但该地区的“战争后遗症”仍顽固存在。
人的一生需要经历多少次的痛苦?对于伊拉克少女纳迪亚(化名)而言,她有着两次跌入地狱的痛苦经历。在逃脱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魔掌后,还未来得及重见天日的纳迪亚又被转卖进巴格达卖淫团伙,坠入无尽的深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如今虽已被剿灭,但在曾经被它蚕食的地区,难民们仍在经历“后战争时代”,对他们而言,痛苦和噩梦远远未结束。
 
逃离苦海寻找新生,却被骗入性交易深渊
 
纳迪亚是一名雅兹迪族人,她的家在伊拉克北部辛贾尔。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从该地区的雅兹迪族人中围捕了数千名女性,强迫她们成为性奴隶。幸运的是,纳迪亚设法逃过一劫,她和家人一起辗转至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境内的一个难民营中生活。虽然自己暂时安全,但善良的纳迪亚想要救出那些不幸沦为性奴的女性。
 
 
“我在逃难路上认识了一个男人。据他所说,自己是某人道主义援助机构的成员,正在想办法营救雅兹迪族妇女。他请求我拉拢更多的人一起去救援,我很信任他,所以答应了。”纳迪亚回忆道。于是,纳迪亚开始在难民营组织示威活动,联合难民要求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释放被掳走的雅兹迪族妇女。
 
就这样,纳迪亚一边发起示威,一边向外国申请庇护。很快,她便收到了一封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信,支持她前往美国避难。“我开心极了,于是我向那个男人求助,求他带我去巴格达大使馆,他立刻就答应了我。”这一切看起来是新生活的预示,没想到却成为纳迪亚噩梦的开始。
 
 
在去往首都的路上,纳迪亚感到有些不对劲。男人不停地打电话发信息。纳迪亚对他说:“我想回去。”男人却回答说:“不,我在和那些被救女孩联系,她们正在巴格达等着我们。”以此为借口,纳迪亚跟着男人一直到了巴格达。
 
“当我们抵达巴格达一个因贩毒而有名的旧街区时,我不敢想象的事情发生了。”纳迪亚说,“我最信任的那个男人把我卖给了卖淫团伙……”
 
挣脱三个月地狱生活,勇敢少女想要正义
 
纳迪亚回忆说:“他们给我打了一针,然后我的眼前一黑,什么也没有了。”当她苏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被扔在一间破烂的房子里,赤身裸体,疼痛不堪。“我失去了我的尊严、我的身体,我被毁了。”纳迪亚说,“三个月来,他们每天都这样折磨我, 十多个人一起轮奸我……”
 
纳迪亚试图逃跑,但每次都被抓住并遭到毒打。有一次,卖淫团伙的成员残忍地袭击了她,导致她内出血严重,被紧急送往医院。在病房里,团伙的头目坐在她床边,抚摸她的头发,称纳迪亚为“他的女儿”。他告诉医务人员,纳迪亚患有精神疾病,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反人口贩卖非政府组织试图通过当地民众的口口相传来传播他们的主张,但是他们说,巴格达的一些社区太危险了,他们不敢去。
 
纳迪亚出院后,另一名被拐骗进卖淫团伙的妇女被安排来照顾她。纳迪亚恳求那个女人放了她,但那个女人只是笑了。“她撩起衬衫,露出腹部的伤疤,她说自己的一个肾被摘走了……”女人木然地说:“你会习惯这一切,因为这一切都会发生在你身上……”
 
经过三个月的非人虐待,绝望的纳迪亚终于获救了。纳迪亚说,她不确定是谁救了她,但这是一伙人,他们把她带到一家雅兹迪族人经营的酒店,最终纳迪亚与家人重新取得了联系。
 
 
巴格达的人口贩卖网络经常在人们的眼皮底下运作,犯罪团伙利用出租车司机来对女性下手。
 
“现在,我想得到正义。”纳迪亚痛定思痛,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她说:“我想用我人生中剩余的时间为我们所有人发声,这样就会避免惨剧再次发生。”然而,纳迪亚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吗?
 
后战争时代:难民、女性成为IS的“二次牺牲品”
 
美国国务院和总部位于库尔德斯坦的非营利组织SEED的报道称,在伊拉克旷日持久的战争和恐袭中,难民和女性成为了“二次牺牲品”。
 
虽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被剿灭,但该地区的“战争后遗症”仍顽固存在。“从很多方面来看,人口贩卖在伊拉克各地的难民营中有着猖獗之势,现代奴隶制和卖淫网络正在迅速扩张。”阿里 阿克拉姆 巴亚蒂(Ali Akram al-Bayati)博士说,“纳迪亚是SEED委员会试图支援的受害者之一。同类事件发生得太多了,在伊拉克,到处都是受害者。”
 
 
巴亚蒂
由于伊拉克本国落后的身份查验系统,所以很难得到人口贩卖的确切数据。“除此之外,伊拉克人似乎并不重视国内事务,缺乏主人翁的意识。”巴亚蒂评论道。
 
 
前IS新娘阿拉姆(Ahlam),她离开丈夫前往巴格达生活,在那里她被卖为妓女。
 
名义上,伊拉克政府已经加大了起诉人口贩卖的力度,但没有追究参与者的刑事责任,包括未成年人劳工和性贩运。伊拉克于2012年通过的反人口贩运法将某些形式的劳工和性贩运定为犯罪,但该法的前后矛盾为误判提供了机会,且至今未曾做过修改。更可怕的是,一些政府官员也参与其中,官官相护。
 
 
巴亚蒂说,据他所知,2018年伊拉克各地报告了大约150起性交易案件,但只有4到5名妇女被安置在政府的避难所。与此同时,有426人因涉嫌参与人口贩运犯罪而被拘留,只有53人被送进监狱。“伊拉克的司法系统令我失望,这些受害者的经历不该被埋葬在伊拉克的硝烟和尘土中。”巴亚蒂痛心地说。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上一篇:广东8岁男孩遭他杀:遗体装袋在化粪池找到,家人被警方带走
下一篇:没有了